0371-6777 2727

宁夏大山深处的“绿色使者”:世代坚守 守护绿

更新时间:2021-09-03

  中新网银川9月2日电 题:宁夏大山深处的“绿色使者”:世代坚守 守护绿水青山

  作者 李佩珊 李泽阳

  凝听松涛阵阵,观赏自然的交响;同鸟儿齐唱、与岩羊攀谈、和雄鹰共舞……在宁夏,有这样一群人,为宁夏构筑“三山”(贺兰山、六盘山、罗山)生态屏障,世代坚守。他们过着平常单调而又布满“诗意”的生涯,守护着绿水青山。

  父亲伐木 儿子护林

  贺兰山地处宁夏和内蒙古接壤处,保留着中国西北干旱地域较为常见的森林生态体系,动植物质源可贵,矿产资源丰盛。贺兰山被宁夏人亲热地称为“父亲山”,久长以来,大量护林员在这里工作、生活。

  孙国亮,宁夏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一名一般的护林员。他的父亲也是贺兰山第一代护林员。因为时期起因,伐木曾是父亲的工作之一。而孙国亮当初的工作则是杜绝毁林、损坏植被和盗猎等事件的产生。

  “曾经寓居在贺兰山下的人以放羊和开荒耕种为生。”在孙国亮的记忆中,年龄季的贺兰山满是飞沙走石,“别说植被,连草都看不见。”正是人类一味地索取,一度使贺兰山地表植被受损,珍稀动物难觅踪迹,山体满目疮痍。

  面对曾经千疮百孔的大山,孙国亮暗自许下许诺,要替父亲“还债”,哪怕用毕生也要让贺兰山重焕活力。

  三十多年来,随同本人的足迹,孙国亮见证了贺兰山之变。一株小草的破土而出、一朵山花的烂漫开放、一只岩羊的擦身而过、一只雄鹰的自在翱翔……这些都会让他莫名激动。漫漫巡山路上,孙国亮的脚印遍布贺兰山国家级做作掩护区75%的护林点。面对盗伐、偷猎、盗采的人,孙国亮挺身而出,绝不留情,配合公安部分将犯法分子绳之以法。

  护林员的生活,外人看是枯燥的。可孙国亮不感到,“我一天走二三十公里的山路,越走越有意思。”天上有飞鸟,林间有走禽,耳边虫鸣鸟叫、流水潺潺、树叶沙沙,贺兰山在他眼里从未如斯风情万种。“贺兰山是宁夏人的‘父亲山’,我怎能不守护好它?”孙国亮动摇地说,他的心走不出这座山。

本国人在六盘山国家森林公园游玩。 李佩珊 摄

  三代传承 以山为伴

  宁夏南部的六盘山,时下正是一幅万木葱茏的气象。身着橙红色队服、肩挎森林防火设备包、脚上是沾满土壤的劳保鞋……宁夏固原市六盘山林业局护林员蒙旺平整理好行囊,开启了“巡山之旅”。

  蒙旺平的爷爷和父亲都是护林员。他回想,小时候追随父亲巡山时,目击父亲在禁止盗伐分子的进程中被打伤。“即使如此,但我的父亲仍乐意坚守在这里,守护山林保险。”蒙旺平说。

  19岁时,蒙旺平从父亲手中接过护林员的接力棒,扎根林莽,踏遍沟茆,开端与六盘山长守相伴。2010年,他自动承当起林场最偏僻、人口最疏散、防火任务最沉重区域的巡山防火义务。

  “我负责3210多亩林区的管护工作,天天至少须要巡护一次。森林防火是重中之重,防火要害期要巡护两至三次。”蒙旺平先容,每次巡山,他都要带着干粮走七八个小时的山路。

  26年来,经蒙旺平处置的大大小小盗伐树木事件100多起,收缴枪支10多支、斧头300多把,累计管护森林资源5万多亩,参加造林3万多亩。如今,在蒙旺平管护过的林区,盗猎盗伐等守法行动简直绝迹。在他管护期间也不发生过一起森林火灾。

  “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。山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我的‘亲人’,我也乐意将护林的‘接力棒’持续传承下去。”蒙旺平说。

罗山护林员张占军。 李泽阳 摄

  青春坚守 只为那抹绿

  8月末,宁夏罗山国家级天然保护区内,铺天盖地的绿意流淌。而这沁人肺腑的画面,离不开这里世代坚守的护林员们。55岁的张占军就是其中一员。

  张占军生在罗山,也长在罗山。19岁时,张占军和父母一样,成为了罗山国度级天然维护区的护林员。新颖的空气、葱郁的森林、可恶的动动物……张占军对生他养他的热土充斥了深深的留恋,罗山也成为他跟父母心中的“母亲山”。

  然而,张占军的父亲48岁时生病过世。纵然对父亲有着万般不舍,但在张占军心中也有了更加坚决的信心。“庇护罗山的每一片土地,每一棵大树,每一株小草,都是我想要做的,也是必需做的。我要继承实现父亲未完成的使命。”张占军说,情系罗山,他深爱这里的所有。

  每一寸绿色不仅需要耕植,更离不开日复一日的精心管护。多年来,不管寒暑,每天凌晨,张占军都束装待发,巡护从不间断。他告知记者,他所在的护林点每次只要一人值守,每次上山工作需要驻扎十多少天。上班期间,他们每天需要巡两次山,每次三至四小时。

  巡山路上,每当看到不意识的植物,是张占军最冲动的事。他便拍照留证,回到护林点查阅相干材料。“新的植物呈现,就预示着罗山的生态越来越好。”张占军说。巡山归来,他将巡视情形写进巡山日志,字里行间都记载着对绿色和山林的酷爱。

  罗山地处宁夏中部干旱带,是宁夏中部的绿色生态屏障,素有“荒凉翡翠”之称。罗山存在凸起的生态功效和明显的生态位置,同时这里也是生态移民、生态扶贫集中地。

  现在,罗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森林覆盖率达18.13%,林草综合植被笼罩度达70%左右。而在这山青水秀满眼皆是生气的背地,恰是一代又一代护林人的辛苦付出。(完)

【编纂:苑菁菁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