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71-6777 2727

“医疗自在”助推美国禁受又一波新冠肺炎疫情

更新时间:2021-08-20

  美国新冠疫苗接种率逐步濒临饱和,但离实现群体免疫的尺度还相去甚远。肆虐的变异毒株让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再次失控,新冠逝世亡人数已超过一战以来美国所有战斗死亡人数的总和。疫苗成为被疫情折磨得疲乏不堪的人们与病毒赛跑的最后盼望,诡计论者、反科学者和居心叵测的政客却打着“医疗自由”的旗帜,正开展大张旗鼓的反疫苗活动,让美国正在禁受新一波新冠肺炎疫情的侵袭,也在过错的抗疫途径上越走越远。

  疫苗接种率与住院率亲密相关

  根据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数据,在上周的7天内,美国平均日增新冠确诊病例130710例,比此前增长20%;日均死亡687人,比此前增添36%。对各州数据的研讨显示,新冠住院率与接种率关系密切——疫苗接种率越低,病床占用率越高,重症患者比例也越高。

  在全美各州中,佛罗里达、路易斯安那、夏威夷、俄勒冈和密西西比州均冲破了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记载,而这5个州的疫苗接种率都低于全国均匀接种率,路易斯安那州和密西西比州仅有38.3%和35.8%。接种率50.3%的佛罗里达州以一周新增确诊151764例、日均新增21681例成为目前美国疫情的新“震中”,该州一半以上的重症病床被新冠患者占用。

  疫苗接种速度远低于拜登政府的预期。拜登曾宣称要在7月4日前让70%的美国成年人至少接种一剂疫苗,但时至8月中旬,这个目标仍旧不实现。为了推进疫苗接种,联邦政府7月底发布新法令,规定部门人群要么接种疫苗,要么按期接受病毒检测。

  “医疗自由”被掉包概念

  然而,那些“酷爱自由”的美国人对政府新法令强烈抵牾。继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规定之后,疫苗也成了这局部美国人的攻打目的,多地接连数日暴发抗议运动,宣称“被迫不即是批准”“还我医疗自由”。示威者中的不少人是医疗工作者和教导工作者。

  美联社报道称,美国各州提出了100多项所谓“医疗自由”法案,制止雇主把接种疫苗作为聘请员工的条件,目前至少有6个州同意了这样的法案。新罕布什尔州共和党州长克里斯·苏努努表现,不会强制居民接收疫苗。他在最近宣布的一项法案中说:“每个人对本人的身材领有自然、基础、固有的权力,政府不能要挟或逼迫他接种疫苗。”

  实际上,这些人为拒绝接种疫苗而采取的“医疗自由”概念,与真正的“医疗自由”并不是一回事。“医疗自由”的说法在美国由来已久,其语境往往与伪科学或未经有效性测验的医疗手腕挂钩。“医疗自由”概念最早由美国动物学家塞缪尔·汤姆森(1769-1843年)提出,他创立了一套游离于古代医学系统之外的草药疗法。根据汤姆森的定义,一个人应当占有挑选医疗方式的自由,无论这种方法有效或有害。后来,“医疗自由”常常被利益相干者用于推广某种药品或疗法,比方用保健品取代药物,或者声称维生素B17能医治癌症。

  美国疫苗专家彼得·霍特兹博士指出,“医疗自由”是广泛存在于美国人生涯中的一种信奉。只管“医疗自由”的主旨是反对干涉个人抉择,但其发展过程往往与反科学的愚蠢无知相伴相随。然而,拒绝疫苗接种跟谢绝戴口罩、不遵照坚持社交间隔划定一样,都是这个概念的不同版本。

  美国人对疫苗的不信赖始于殖民时代,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达到巅峰,反疫苗集团层出不穷。在此期间成破的美国国度医疗自在同盟,为今天依然风行的趁势疗法、整骨疗法、调和疗法、信心疗法、民间草药医学跟各类反疫苗组织供给了维护伞。霍特兹博士指出,在新冠肺炎疫情中,反迷信思潮沉渣泛起,借着“医疗自由”的外壳冠冕堂皇地散布有害观点。

  个人自由不能凌驾于公共好处之上

  反对接种新冠疫苗的人坚称,是否接种疫苗是个人自由。“这不是疫苗的问题,这是身体自主权和取舍权的问题。”示威聚会组织者之一、明尼苏达州拉迪儿童病院护士阿什利·博格对《圣克劳德时报》表示,“越来越多的事件威胁着我们对身体的自主权,终极将剥夺咱们的医疗自由。”

  然而,在疫情寰球大风行中,接种疫苗真的只是个人自由吗?

  《华盛顿邮报》专栏作者迈克尔·格尔森以为,任何自由都是受到限度的。19世纪,英国古典自由主义思维家约翰·穆勒提出了“自由的伤害准则”:人们能够为所欲为地做自己想做的事,前提是错误别人造成伤害。这是自由主义政治哲学的中心原则,也是公共卫惹事业的使命所在。科学家和卫生工作者有义务断定一种疾病是否对社会造成威胁,而后催促社会采用举动,打消或减少这种威逼。依据“损害原则”,在自家卫生间里随便呕吐是美国人天然的、固有的权利,但把致命的疾病通过不可见的病原体传给别人,却不是他们的权利。

  “美国囤积了大批新冠疫苗,却由于笨拙的理由被无故挥霍。那些并非出于健康原因此拒绝接种疫苗的大众,还有鼓动他人拒绝接种疫苗的议员,正在让人们白白送命。”霍特兹博士指出,与政治极其主义相关的所谓“医疗自由”意识,导致美国新冠死亡率一直攀升。他说:“2020年,美国事全球新冠疫情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;2021年,我们还将眼睁睁地看着美国经受一波又一波变异毒株的侵袭。”

  本报北京8月18日电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胡文利 起源:中国青年报 【编纂:叶攀】